今天是: 首页 | 论坛 | 家园 | 腾讯微博 | 新浪微博 |帮助 | 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天下母氏是一家!http://www.mujia.ren

母氏家族网站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快捷导航
母氏家族网站 母氏 四川 查看内容

母生彪:“绰号书记”的苦乐年华

2017-2-9 17:06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1229| 评论: 0

摘要: 【导读】针头线脑啰哩啰嗦,家长里短婆婆妈妈,这就是社区;上面千条线,下头一根针,千头万绪都要落脚到此,这就是社区工作。有这么个段子打趣社区干部:传达政策貌似高贵,工作其实极其琐碎;居民投诉赔礼谢罪,单 ...

【导读】针头线脑啰哩啰嗦,家长里短婆婆妈妈,这就是社区;上面千条线,下头一根针,千头万绪都要落脚到此,这就是社区工作。有这么个段子打趣社区干部:传达政策貌似高贵,工作其实极其琐碎;居民投诉赔礼谢罪,单位赞助差点下跪;逢年过节家人难会,迎接检查让人崩溃……貌似调侃,却实实道尽个中甘苦。

4

上门关心社区困难家庭。

早上6点40分,母生彪就起床了,然后去江里游泳。上岸后在街边吃碗面,上班。这习惯已经维持了多年。母生彪是宜宾县柏溪镇岷江社区党委书记,都知道,社区工作繁琐具体,没有体力精力,是干不好这工作的。 

他个子不高,瘦削精干,一年四季的旅游鞋牛仔裤,一个黄绿色的帆布包斜挎在身上。这帆布包极有特色,盖子上印着为人民服务几个字。“本来想买雷锋头像的,没有。”“格瓦拉的,也没有。”我们笑起来:“母书记是不是有点英雄情结?”他也笑了:“嗨,这种包包便宜!三十五块钱,又大又扎实,电脑都装得进去。” 

上周五成中公司给了岷江社区两间小门面,八九个平方。他把两间门面给了社区两家困难户,免费。一家是尧宗书家,尧宗书瘫痪,在家躺了好几年,女人在电影院门口摆个摊子擦皮鞋,经常被撵得到处跑。社区帮她办了低保,起不到好大作用啊。家里还有个9岁的女儿,正在上小学。“给她间门面,就算还是擦鞋,好歹不得到处跑了。” 

就是这样的事,社区大多数就要解决这样的问题。社区要钱没钱,怎么解决啊?母生彪就是有办法。他在岷江社区干了不过一年多,却得了个“绰号书记”的美称,有人叫他“智多星”,有人喊他“活字典”,有人称他“大管家”,其实都是说他“有办法”。然而他却不大认可:“我有啥办法?还不是被逼得没办法!逼到绝路,放弃了,就真没办法;继续想继续想,就想出来了嘛。哪个都不是一拍脑袋就有主意的智多星!” 

其实他干社区工作有些年头了。2002年,从考上柏溪新街社区劳动保障协理员开始,他一直都在社区工作,2007年被选为柏溪联合社区副主任,2009年担任柏溪新街社区主任,直到2012年。2012年5月,宜宾县委和柏溪镇党委统筹社区党建资源,组建了全县第一个社区党委——岷江社区党委。新建立的岷江社区包括原宜宾县柏溪镇的高梨、集体、仁和、公兴4个村,社区3万余居民,一半以上是失地农转非人员。这样的社区,谁都明白是个挑战。用一名工作人员的话说:“这样一个社区,啥情况都要遇到,随便一个人还怕你招呼不住。没有两刷子,不敢派你来。” 

刚到岷江社区也有些不适应。他很想念新街,新街的居民也想念他。现在他回到新街,哪家都要留他吃饭的。特别是金江苑的40多户居民。金江苑靠江,地势低,每年汛期江水都会涨到院脚,谁知道会涨到哪里!一上任,没到汛期他就为这事犯愁。

要不怎么说他办法多呢?他组织社区党员和志愿者,每晚搬两张桌子在金江苑院子里打麻将,你以为玩呢?几十个人轮流熬夜。万一水涨上来,好及时通知,帮着救人搬东西,直到汛期过去。 

他当了三年主任,就这么搞了三年。

3

群众有困难,他总会想方设法帮他们解决。

那一天,金江苑居民刘雪兰等专门找到母生彪,母生彪还以为有啥事。没什么事,人家就是来说句话:“母书记,你为我们几十家人,熬了好多夜啊!” 

“讲老实话,看着水那个涨,心里还是虚的。亏得人家守夜,我们才睡个安稳觉。” 

“母书记,你就是走了,我们也记得到你。” 

母生彪说,干社区工作,图不到啥。这种话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奖赏。 

离开这么一个工作干得如鱼得水的社区,到一个基本不熟悉情况的地方,他有种有劲无处使的感觉。更恼火的是,社区工作人员也没有一个当地人。 

虽然身份已经转变,岷江社区的居民们却只认得以前的村长、村书记。社区工作人员上门,门都不给开。隔着门在里头说一句:“我有事晓得找村上!”人都见不到。 

社区刚挂牌运行的时候,就是这么个局面。 

十多年的社区工作经验告诉他,没有窍门,没有捷径;四十多年的人生经验告诉他,人心都是肉长的,人与人之间的墙看似坚硬,其实是冰做的。硬敲硬打没法子,只有靠热气,靠人心。他带领7名社区工作人员和18名居民小组长,“进百家门、知百家情、解百家难、暖百家心”,说穿了,就是这个话:一次敲不开,再去;还敲不开,再去。敲开门能坐下来,只问一件事:有啥困难。  

一家一家的门打开了,一户一户的情况汇集全了,建立起精细台帐。他的“活字典”就这么来的。“要了解社区详细情况,找母书记准行。”社区主任杜相凤说。派出所找不到的人家,问他们,民政局要查谁,找他们。 

困难户当然要多走走。正是在走访中,他得知一个老人摔了。老人叫杜华安,家里门也没关,母生彪走进去。87岁的老人股骨摔断,躺在床上。这么大年纪的老人,医院不敢做手术,怕经不起。儿子在柏溪打工,钱也不多。借了一万多块钱,再也治不起,也没法治了。 

母生彪觉得有些难过,不知道该怎么帮他。他拉着老人的手想知道老人有啥愿望。杜华安支起上半身说:“我就想,出去晒晒太阳。” 

母生彪觉得踏实了,第二天上午,他到柏溪镇民政办,要来一辆轮椅!他说自己的工作,好多时候,就是去要钱要东西,像个叫花子。不过他一点不用寒碜,要来轮椅,去温暖老人最后的梦想。 

他通过社区帮老人办理大病医疗救助,解决了几千元医疗费。让老人晒太阳的时候,不再为债务揪心。

5

岷江社区工作者向群众送连心卡。

一个一个帮,一家一家问,帮一个人,他要给你传多远;帮了一家人,大家都知道。社区的人都在说,母书记是个好人。 

他却说,受不起这么大个词。“一个人做事总要对得起良知。真正到了最基层,有些困难群众你自己都看不下去,看到心头就酸,就老想帮他们做点,让他们能改善一下。” 

“现在政府职能部门延伸,很多东西都要社区签字盖章,部门才认可受理,所以老百姓要办的事多数要经过社区。” 母生彪看上去聪明和气,说话也爱笑。不过他也要生气:“工作员不能为难办事的群众,我晓得了就要骂人。只要群众的要求是合理与合法的,都要办!” 

不仅如此。岷江社区距镇政府有三公里,办事很不方便,母生彪在社区设立了电子触摸屏政务咨询台,居民动动手指就能知道事情怎么办,需要哪些资料。不会操作也没关系,社区还制作了“代办卡”,弄不懂打电话问就是。只要把这些资料准备好,跑腿的事情,社区来干。这就是一站式便民服务中心。发放“党委、居委服务连心卡”,居民可以通过短信、电话向社区领导反映各种问题。

社区的工作往往有季节性,比如养老金年审验证。实际上,岷江社区也考虑到老人行动不便,尽量给大家提供方便。可以在网上和工作人员视频聊天,也可以拿着当天的报纸拍张照片传过来,可岷江社区的老人们偏偏不接受这些方式,大多数人还是到社区排队年审。一来就是几百人,队伍排到门外、院子外。母生彪看了过不得,他在底楼留出一间屋,八方去求人,要来了三脚架排椅,摆满房间四周;要来了麻将桌,前些天刚刚要来一台55吋大彩电。这样子坐着等就不心焦了。 

他积极争取到了县、镇财政资金300多万元,将社区阵地打造成服务社区居民、驻区单位和园区企业的区域性、综合性、开放性党群活动中心。  

这里有健身房、活动室、书画室、麻将屋、图书室、网络书屋,健身器材、文房四宝、图书、书桌、电脑、电脑桌全靠他四处去“要”。向上级要,向各个部门要,这是他狡黠的地方:从不向辖区的企业伸手。岷江社区有28家非公企业,他说,人家才来,还没有给人家做个啥,就伸手要钱,好不好意思?!到社区工作之前,他自己也搞过企业,懂得办企业的艰难。 

他心细如发,怕老人玩久了累,专门搞了两间休息室,里面各有几张单人床。老人们累了不想回家,可以在这里歇歇。 

这哪是社区,简直像是服务业。还是免费的,居民能不高兴吗? 

他咋能这么心细呢? 

他的父亲已经去世十多年,母亲一直和他住在一起。他在社区是个大管家,在家里是个大孝子。母亲生病,一晚上他要起来三四次,倒杯热水,坐在床边陪陪妈妈。再过几天,他的妈妈就七十岁了。 

社区这个舞台,让他去实践高标的社会理想:老吾老以及人之老。

2

岷江社区志愿者上门为老人服务。

曾问起过他小时候的理想,他摆摆手笑了:现在还说这个啊?也说到过群众路线,他也摆摆手:不敢说那么大。你身边的人,你为之服务的人,都是群众。我们本来就在群众中,他们的困难说起来都小,但对他来说,就是个坎儿。你不帮他,他就没法迈过这个坎儿。我有办法的,想尽办法去帮他们,我没办法的,拐弯抹角想出办法来解决。就是群众路线。

县委组织部组工办副主任文丙寅这么评价他:工作干练,办事效率高。他亲和力强,与群众打成一片;他点子多,能够针对问题找到工作切入点。

社区不过是政府和群众的纽带,他这么看。他说他能发挥的就是那点“叫花子精神”,不仅要钱,还要政策。母生彪不仅要串居民的门,更要去串机关单位的门,了解惠民政策,争取支持。“了都不了解,你怎么利用?”。 

辖区内失业、下岗工人多,母生彪在相关部门为社区申请到了创业小额担保贷款,成立了SIYB(创办你的企业)创业培训班。他自己就考取了就业培训资格,免费为社区失业和想创业的居民培训,只要参加完培训,考试合格后,便能申请8万元的无息贷款创业资金。  

他找到社区内的非公企业,问明白需要哪些工种,找来专业教员定向培训。社区的企业就在社区招人,这是双方都有利的事。目前,社区已举办50期培训班,培训人员2000余人次,近500人通过培训创业或再次就业。  

也正是在串门中,他获知四川省民政厅的政府购买社会服务项目,便积极争取到手。今年,戎和社工组织的专业人员每天到社区为老人儿童开展服务。 

每天下午,娱乐室里二三十个老太太,跟着社工在这里唱歌跳舞。看着这些老太太,想笑又想哭。这些在土地上劳作了一辈子的肢体,不那么舒展,动作也不那么到位,可他们却跳得那么投入。70岁的韩天群说:“我们以前就是土农民,辈子都没想到自己有天会跳舞。” 

一年到期,社工们也许就不再来了,可他们已经成了习惯。在社工离开之前,他们成立起老人互助组,想跳就来跳,想唱就来唱。 

这些好结果,都是母生彪串门串来的。

6

岷江社区孩子们在社区学习室快乐学习。

要说权力,社区真没什么权力。但他还是有些资源,他得想办法把这些资源用够。社区里住着一些镇上或县上有领导职务的人,选他们当代表,参加社区调解工作。社区办不到的事,他们可能就办得到。 

这个社区调解室,也有点名堂。传统中医讲究“望、闻、问、切”,在岷江社区调解室,用的是五个字:“泄、听、问、疏、引”,希望能提前介入,化解矛盾。

除了定期的人大代表党代表“坐诊”之外,社区专门安排了三个民情听导员。 

有人受了气心情不好,怎么说都不管用。母生彪别出心裁搞了个发泄室,里面有橡皮人,在橡皮人身上发一通气,出一身汗,可能就听得进去别人的话了。  

有一天,调解室里来了两位老人家,七八十岁的老人家就那么一直流着泪。他们赶紧安顿好,母生彪听说两位老人是给自己四个子女欺负了。 

翁廷友家是征地拆迁被征对象,四个子女都已成婚。他家一共补偿了五套房子,上百万元。结果,钱和房子一到手,几个子女竟瓜分完了,样啥都不给老父母。 

翁家的族长调解过,没用,四个子女死活不拿出来。老两口哭着到社区来了。 

谁听了都会生气,母生彪把几个子女找到社区。 

生气也还不能就骂人,他先从二十四孝讲起,讲起乌鸦反哺,讲到法理难违,一直讲一直讲,从上午讲到下午下班。白讲。几个子女有时也觉得他讲得对,可是揣进荷包的钱要拿出来,没那么容易。 

母生彪急了:派出所就在隔壁,你们自己好生想! 

到底还是知道自己没理,四姊妹全部同意将房子和补偿款拿出来重新分配。最后,在社区工作者监督下,两位老人得到了一套60平方米的房子和应得补偿款,子女每家每月出200元生活费,赡养老人,负责老人医疗开支。 

人上一百,形形色色。母生彪说,社区工作,就是啥人都要打得拢堆;遇到犟人也要有办法才行。 

他一直喜欢读书,还曾经喜欢过写作,不过被朋友打击之后,再也不写了。无论多晚,每晚睡觉前也要翻翻书。成了习惯,不看睡不着。啥都要懂,天文地理,人情世故,不懂跟人怎么聊?他家里有一两千本书,昨晚正在读的是《明朝那些事儿》…… (记者 郎麟)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小黑屋|手机版|友情链接申请| 母氏家族网站 ( 京ICP备15059481号 )   www.ajy.cc网站PR查询

豫公网安备 41072602000132号

GMT+8, 2019-7-22 13:37 , Processed in 0.061883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各地母氏

母氏祠堂

母氏QQ群

母氏家族

返回顶部